lukyblond

融入黑暗,面向光明,始终遥不可及。



这里lukyblond,由于名字太长,可直接叫luky,cp多,不吃all,绝不杂食,欢迎勾搭√

【对大大的告白】

没错,我就是来厚着脸皮告白的www

怎么说呢,超喜欢一位大大的文风,就比如她写的《江波涛讽孙翔出柜》,我真的是看的从头笑到尾的,不说假话。

虽然我笑点比较低,但是主要还是大大写的好玩hhh

尤其是那段:

“猜谜就猜谜!你说!”

 

杜明挑眉:“先给你说个简单的!

 

“——碎碎!”

 

孙翔秒答:“周泽楷!”

 

被点到名的,在自己屋子里的周泽楷拿着手机愣了一秒,明明知道身边没有人,却好像听到了孙翔中气十足地叫着自己的名字。

等一下!!就是这里!!!

写出了周泽楷的心理,他对孙翔大概就是下意识反应。

 

“……猜两个人!”杜明补充。

 

“那你丫不早说……那就是和你呗!周泽楷和你!”

不对!……等等,跟我有什么关系!?”

 

孙翔觉得杜明太不敬业了,自己的武器都不记得:“你的冰渣啊!碎碎的!”

 

“那他妈是冰碴!!”杜明抓狂。

 

“冰渣+1”吴启笑。

“冰渣+2”吕泊远笑。

 

“冰渣+3”周泽楷笑,还附带一个大拇指的表情给孙翔。

 

“冰碴也是碎碎的!”孙翔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杜明愤慨:“你丫滚好吗?!!不对!!还有队长也不对!”

 

“怎么能不对呢!?碎霜啊!”孙翔觉得不科学。

 

“双鬼吗?”江波涛问。

 

“副队威武!就是双鬼!”

 

“为什么!?”孙翔不服。

 

“鬼鬼祟祟。”

 对不起容我先笑一会hhh

一一碎碎,要我绝对想不到周泽楷好吗???

我会想到碎碎冰或者干脆面好吗???

算了,我不来拉低逼格了……

当然我直接放弃,我智商也不够hhh

还有一段: “——此曲只应天上有。”

 

江波涛表示很欣慰,终于看见一个题面不是大白话的了。

 

孙翔马上回答:“周泽楷!”

 

“不对,小明说呢?”

 

“韩文清吧?”

 

“也不对……韩文清跟这有关系吗?”方明华黑线。

 

“大漠孤烟直啊!”

 

众人疑惑:“所以呢?”

 

杜明一本正经:“此‘曲’只应天上有啊!大漠孤烟‘直’啊!直直的烟到天上就曲了啊!”

 杜明你等会,他直的不是你想弯就能弯的哈。

……而且我真的不是很明白杜明你在想什么……

你脑洞太大……”方明华点评,“那小翔为什么觉得是小周呢?”

 

“因为他不说话啊!”

 

“……”周泽楷很无辜,我有那么不说话吗?

翔翔你是有多想周泽楷???两次了已经???

当然你执意说不是故意的我也信了。

但是:

——S市房价!”

 

孙翔又是秒答:“周泽楷!”

 

这个你能在解释下吗???三次???真的不是潜意识吗??

当然还有:“——飞机。”

 

孙翔脱口而出:“周泽楷!”

 

吕泊远无力吐槽:“翔翔你怎么什么都想着队长啊……”

你看,这就四杀了,真的不是潜意识吗???真的不是喜欢吗??

你看人家吕泊远都真相了hhh

其实看到飞机的第一个反应是打飞机我会告诉你吗www

 

太太的脑洞也好大,真的,那个也能猜到周泽楷……

还有太太写的《周翔党一起来看这期访谈找糖吧》里,周泽楷说的那句情话:

“我就在这儿,什么地方也不去,因为这里有你。我爱你,像我们在塞班岛所住的那个宾馆的房间,我是墙壁上悬挂的水族箱里的鱼,游曳在你的天地里,看见你的睫毛亲吻玻璃,听见你的声音在房间泛起涟漪,你是水底摇曳的光心,你是我的氧气。世界天长水阔,世界无边无际,可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别的都没有关系。我愿意,我可以。我爱你。”

给人的感觉啊,就是,你是一片我为之心动的海洋,洁净,完美,甚至是我的信仰,我离不开你,你就是我所追求的,也是我的生命,不管是谁也好,都分离不了我们。

我活在你的一切之中,我永远只会和你在一起。

只要是我爱的,都是最珍贵的,都是上帝赐给我的珍宝。

真的,特别美,特别苏。

稍加联想,真的能感觉到。

不得不说,太太,你文笔真好!!!

能搞笑的地方一点都不修饰,能美起来的地方苏到爆。

我能说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吗?!!!

再到回来看我,完了,直接降低成智障吧。

文笔啊,真的要养成,真的。

在最后,我来告白!!!

Klar大大,我喜欢你!!!!!

【周翔】等待

我曾见过一个很奇怪的人。


他长得很好看,就是那种介于女生的美和男生的帅之间的,应该就是俊美,但他不喜欢说话,大概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只喜欢坐在一棵槐树的石台边上,他的嘴里也有的时候念叨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虽然很少。


甚至还会默默地流泪。


然后念上一句话。


「我不懂。」


你不懂什么?


或许他经历过许多事吧?我是这么想的。


但是我并不懂他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也不懂他为什么这么难过。


不过每次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看见他倚在树上半眯着眼的时候,总觉得从他身边吹过的风也是寂寞的。


大家都说他是个疯子,可我并不这么觉得。


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我一直都在找一个机会和他聊聊。


直到有一年的春天,槐树的花开的很美,槐花随着风吹落在他身上的时候,我看见他又哭了。


依旧念叨着那句我不懂。


我走了过去,坐在了那个石台上,问他你为什么哭。


他不说话,只是看着洒落在身上的花。


我也没有说话,我知道他是在平定自己的情绪。


过了许久,他才说:「我不知道那人为什么走了。」


走了。我有点害怕,又问:「他去哪了。」


「我不知道。」他这么说,接住了从他身上落下来的花,「我很想他。」


我听到他用很小声的话这么说。


我还想问什么,但是我看着他那一脸沉迷于槐花与阳光共存的时光里,突然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他失去了很重要的人。


我是这么认为的,或许是爱人,或许是亲人,但事实上这两者并没有区别。


因为同样是重要的人。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还是这么问了。


「阳光。」他说。


阳光?应该是个很活泼开朗的人吧。我这么想。


毕竟,那是一种让人感觉温暖和光明的奢侈品,因为不是谁想要就能得到的。


我为他感到可惜。


我回家了,问我的母亲有关他那个重要的人的事。


母亲说:「我不知道,从没见过那人。」


我有点好奇了。


但这个我真的不好说。


后来我看见他依旧每天坐在那里,像以前一样,念叨着话。


现在我想,他是在念叨那个人的名字吧。


后来不久,我看到了有个人来到那人身边,用很有活力的声音说:「喂我回来了。」


大概是那个人吧。


那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


确实,像阳光一样的人。


我看到了那人笑了,很温柔,说:「嗯,走吧。」


我替他感到了由衷的高兴。


他们走了,大概也不会回来了。


大家都渐渐的淡忘了那两个人,只有我记得很清楚。


【世界上没有什么最悲剧的事和最悲剧的人,只有当他一个人有许多说不出口的故事的时候,他才是真正最完整的人。】


我希望他们能幸福,真的。


                                                                  2016.10.3.


                                                                  lukyblond


【双花】生日快乐

张佳乐早上刚刚睁开眼,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摸手机看时间。

嗯,北京时间,七点半,准准的。

然后他猛地看见了旁边附带的日期,八月十七。

然后他懵了,懵了将近三十秒,才恍然大悟。

妈的,今天大孙生日啊!

咋办?啥他妈都没准备啊!

张佳乐乱了半天,最后决定,做饭给大孙吃,毕竟以前大部分时间,都是孙哲平做的。

嗯就这么做!

然后他刚准备下床就被一把抓住:“去哪啊?”

“做饭啊。”张佳乐说,“今个儿可是你生日。”

“生日啊。”孙哲平侧了个身子,说:“你陪我就行了。”

“哈?”张佳乐看着他,“这就他妈行了??”

“哎哎哎你以为呢?”

“算了,那就陪着你吧。”张佳乐叹了一口气说,“反正咱俩各自都栽各自手里了。”

于是他们就真的这么窝了一天,并没什么追求。

“要什么追求,有对方就行了。”孙哲平一脸不在乎。

         —————————end————————————

【喻黄】爱你(暗黑向)

知道吗?

爱一个人到一种痴狂的境界会变成什么样?

看着你的笑,看着你的行为,你的一切一切都觉得好可爱,都好想得到。

都觉得得到是理所应当的。

你是我的。

你也只能是我的。

所以哪怕是把你绑起来,也要留住你。

和我一起堕落在这片黑色中吧。

迎接你的,是死亡,和幸福。

喻文州看着躺在福尔马林里的黄少天,笑了。

淌着血的刀就掉落在一边的角落里。

他伸出手,抚摸着黄少天的皮肤,眼中尽是痴狂的爱意。

所以现在,你永远都属于我一个人了。

谁也逃不了了。

对吧?

      ———————————END——————————

ps昨天晚上看鬼片深深的受到了惊吓………绝对不是报复社会,相信我……………

                                                        by  lukyblond

自我介绍(关于全职)

大家好,我是lukyblond,是最近新起的小写手(ง •̀_•́)ง没错的,本命cp是双花,喻黄,伞修,周翔,韩张,方王,魏方,楚苏,林方(๑•̀ㅂ•́)و✧不过由于我的名字比较长,大家叫我luky就好(*/ω\*)随时可勾搭ε==(づ′▽`)づ

爱我就请大声喊出来(。・ω・。)ノ♡

希望大家能多多关注⁄(⁄ ⁄•⁄ω⁄•⁄ ⁄)⁄

我现在咋觉得自己写的文的人气还不如自我介绍呢………(っ╥╯﹏╰╥c)

【双花】漫山百花乱

1.

记得有一座山上,漫山遍野的花,就像连接了天与地,一望无际。

在那片花海的深处,有一块墓碑,而碑前守着一个男人。

他守着一个十分久远的故事。

很少有人来过这里,也很少有人问过这个故事。

在漫山遍野的花海中,这里永远都飘散着深重的悲伤。

悠久而绵长。

每一丝风和花瓣都被揉和在其中。

几百年了,这份悲伤依旧浓重。

没有人明白,也没有人感知这份悲怆的苍凉。

男人在等待,在等待着一切被人发现。

却迟迟没人在这里。

2.

终于有一天,一个少年登上这座山,走进了花海的深处。

他看见了在墓前守着的男人。

他走了过去,问男人为什么在这里。

男人说他在守着一个故事,守着一个久远到谁都不记得的故事。

少年很好奇,问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个故事很沉重,他承载了永恒。”

少年说:“与你有关系吗?”

“它与我无关。”

“那为什么你要守着它?”

“因为它很重要。”男人说。

“你在这儿守了多少年?”

“400年了。”

“它就这么重要?”

“对。”男人的目光悠悠地传向了远处连绵不绝的花海中,仿佛穿透了长久的岁月,看透了世间薄凉。“它比我的命还要重要。”

“那这是个什么样的故事?”少年问,“可以告诉我吗?”

“嗯。”男人指了指地,“坐那儿吧。这个故事很长很长,我要一点一点讲给你。”

3.

这个故事里,有两个人,一切都是从他们身上发生的。

400年前的这里还只是一座荒山,而叫张佳乐的男人说,这里以后会开着漫山遍野的花,连绵不绝,常年不断。

400年后,这一切都被他说中了。

他活在400年前,那是一个动乱的时期。

他和一个叫孙哲平的男人是最好的搭档。

繁花血景,无所畏惧。

怕什么,不过就是要闯天下罢了。

他们守着这天下。

可当张佳乐听说龙族被人类诬陷是罪恶之灵,人龙之间的战争就要一触即发的时候,他说他要去支援,他不想看见这世界再变得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孙哲平没注意到他在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只是点点头。

可他却万万没想到的是,张佳乐加入了龙族的队伍中,誓死与人类为敌!

为什么?

告诉我!

没有理由的一枪,打碎了所有可以解释的理由。

张佳乐最终什么也不肯说,只是说:“我们只有可能是宿敌。”

终究成为了敌人。

镜花水月,不过一瞬即散。

以前的日子,全都……过去了。

一个晚上,孙哲平全都想明白了,他抽了整整一个晚上的烟后,又擦净了自己的刀。

既然是敌人,那就战场上见吧!

灯火在一瞬之间被挥出的刀风吹灭影子在被拉长后骤然融入黑暗。

他的眼中,只有沉静。

我们……战场上见!

4.

战火连绵,硝烟密布。

一切的死亡,都在这里开始。

张佳乐看着满地的尸体,眼眶忽然湿润了。

这里……曾经躺着他父母的尸体。

温暖本来还在手心中流淌。

却乍然消失。

一切也没来得及去阻止。

于是,一切都迟了。

现在呢?

他做错了吗?

会发生什么?

那个人会明白吗?

谁知道呢?

张佳乐将枪紧紧的握住,最终只是抿紧了唇。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哪怕你不明白,我们现在也只能是敌人。

谁也不会怜悯谁。

我们都要守护我们背后的事物,那是我们愿意用尽生命去守护的重要的东西。

宛如生命。

只是……这次,有一样东西保不住了。

张佳乐向着上空开了枪。

“出战!”

5.

“现在我们是敌人了。”张佳乐用右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已经分不清是谁的血了,人类的?龙族的?或者是自己的?

都不怎么重要了。

“你猜猜我们谁会先死?”

枪口明晃晃地对准了孙哲平。

孙哲平没有吭声,但他也将刀指向了张佳乐。

两个人的身后,都是一片荒芜。

张佳乐看着他,说:“大孙,我就再与你说最后我想说的话吧,你还记得我们原来去的那座荒山吗?”

孙哲平静默了一会儿,说:“记得。”

张佳乐促狭一笑,下一秒将枪口反转指向自己的太阳穴,说:“那座山,一定会开满花的。”

再下一秒,便是枪声。

砰!

鲜血淋漓。

空留一句誓言。

我们要一直守着这世界啊。

宛如昨日。

6.

少年静静地听着男人将故事讲完,静默许久,问:“张佳乐死了,对吗?”

“对。”男人说,“早就死了。”

死在那片硝烟之中。

带着那抹微笑。

“那,他是龙,对吗?”

“对。”

“那为什么孙哲平不知道呢?”

“因为他傻。”男人将白雾吐出,“等他知道,一切都晚了。”

“那孙哲平呢?他现在在哪里?”

“守着那条龙,后半生不曾出现。”

“他死了吗?”

“我不知道。”男人低头,沉声说:“但我知道,他的心死了。”

那个夕阳西下的黄昏,那抹血红消失后的傍晚。

只属于他的那条龙死了。

他的心也跟着死了。

少年抬头,看着天上开始纷纷扬扬地散落着雪花,又看了看墓碑。

连名字都没写。

只写着一行龙文。

7.

这里埋葬着一个永远不会现世的故事。

8.

少年起了身,转身走之前,又回头看了一眼男人,最后低语了一句,走了。

只留下男人独自遥望着远处的花海。

男人听到了那句话:

“保重,孙哲平。”

口中的白雾和着天上的白雪,连绵不绝地落在地上。

这里的时空,与外世永久隔绝。

那片花海,他只愿意选择遥遥的看着。

他还要守着他的那朵花。

400年了。

他呼了一口气。

他的使命,完成了。

9.

等少年过了几个月后再来看的时候,就发现。

男人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把插在墓前的大刀。

少年立在刀前看着,没说什么,只是选择在墓前写了一行字:

10.

时久人未散,

漫山百花乱。

—————————END————————

p.s.谢谢大家看到这里ε==(づ′▽`)づluky最后也是一周一更小短文,毕竟以我的尿性也写不了长篇哈………

说起来这篇小说是我在睡觉的时候想到的,毕竟做梦,我梦到了墓碑,还有满天的白雪,还有一条龙,一把刀,于是……我妈把我叫醒了……

不过这篇文依旧还是虐文哈………别在意,实际上两个人还是在一起了,不管在哪里,不管在何时。

谢谢大家ε==(づ′▽`)づ

人气不足,需努力……(っ╥╯﹏╰╥c)

by  lukyblond

【双花】欠下

      当张佳乐真的站在世界冠军这个位置的时候,他的眼眶不由自主的湿润了。可他身边,不会站着那个人了。

     他是个小偷,偷走了属于别人的那份荣耀。

     如果不是因为孙哲平的手受伤,他可能一个人现在荣耀的巅峰吗?

     这是他的错,都是他不够强大,才让大孙受了伤。

     他毁了那个人。

     遮挡住得到冠军的喜悦之下的情绪,尽是暗波汹涌的阴暗,耳边充斥的祝贺的鼓掌声,此刻全都变成了刺耳的嘲讽:

    “是你的错!”

    “你就是个废物!”

    “要不是因为你,他当时怎么可能受伤!”

    “连续四次亚军,也都是大孙护着你得来的结果!”

    “是我的错。”他小声地说出声来,一份微小的悲伤淹没于成千上万份的喜悦中,无影无形。

     忽然,他感受到有人在看他,以一种十分灼人的温度。

     是大孙!

     一定是他!

     他带着希望向眼神传来的方向看去,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希望之后尽是失望漫上心头。

     在台上不到短短五分钟,心头早已百味交织。

     下了台,他躲进了后台的角落里,小声哭了起来,此时在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他的悲伤,无处可藏。

     他很希望孙哲平此时就在他身边,就像当年还在百花的那些日子里,就算是偷偷地哭,也能被他发现,他会轻轻地抚摸着张佳乐的头发,替他把眼泪擦干。

     既小心翼翼,又万般温柔,是他在挫折中最奢侈的安慰。

     可走到冠军这个位置后,替他擦眼泪,哄他不要哭的那个人却不见了。

     是老天爷在惩罚我吗?

     是我欠下的因果。

     想得到一些东西就可能欠下另一些东西,毕竟鱼和熊掌不能兼得。

    宛如魔咒,却没有任何解除的方法。

    于是我得到了冠军,却欠下了你。

    他早就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当我还没得到冠军这个称号时,我渴望着成为冠军,因为那是你还在。

    他忽然想起了陈奕迅的歌。

    是否幸福轻的太沉重,过度使用,不痒不痛。

    然而到现在,我得到了冠军时,却希望的是你在我身边,因为现在你不在了。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所以我后悔了,还有可能吗?

     我的手中全流逝于指缝,又落空。

     后台的哽咽声久久不绝,透露着深深的悲恸,被靠在门后的人全部接受。

     孙哲平在张佳乐去台上的时候就看着他了。

     他看着张佳乐的眼眶湿润的同时,就感受到他的悲伤了。

      那么深,那么阴暗,又那么无助,就像溺水的人抱着一块快要散架的浮木一般。

     一般这个时候,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轻声哄他,可现 在,他连拉住他的手,给予他力量都不可以。

     他心疼。

     这份悲伤,就冲散在千万人的喜悦之中,微弱到感觉不到。

     是他不够强大,不能把他的乐乐护在身后。

     不够强大的人,只能袖手旁观。

     当时乐乐说要去霸图的时候,他就是支持的。

     他的手受伤,就意味着没资格成为百花的队长,不能成为他的搭档,也保护不了他和百花。

    只有在霸图,他的乐乐才能成长起来,变得强大。

    他需要成长,也不得不成长。

    代价则是,他不能与他再次并肩同行,也不能这么做。

    不仅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也有怕乐乐一旦看到他就会出现状况。

    只有成为敌人,才能够让乐乐心无旁骛地走向未来。

    他需要一个冠军。

    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

    孙哲平看到张佳乐在台上不停的用眼睛寻找自己,却又明白一个道理。

    他看不到自己,也不能让他看见。

    下台之后,孙哲平打算离开,但他忽然想起一件事:

     他会哭。

     于是他看到后台紧紧关着的门后不断传出轻微的哭声,到最后越来越大,就像一个小孩失去了心爱的东西后发出的嚎啕大哭。

     他还是像从前一样,是个爱哭鬼。

     而门外听着的人,就是门内人现在最想见的人。

     孙哲平靠在门上,闭眼听着。

     别哭,还有别人会爱你。

     只是少我一个,你的世界依旧还在。

     生命中总会少那么几个对你而言珍贵的人,你要明白。

      别哭了,我不希望你哭。

      孙哲平静静地接受着门内人的悲恸。

      那久久不绝的哽咽声始终不停。

      门外的人终究没有选择打开间隔在两人之间的门。

      以一种残酷到极致的温柔。

      世界欠你一个冠军,欠我一个与你永远成为搭档的机会,也欠我们一场轰轰烈烈海枯石烂的恋爱。

     于是你得到了,而我们之间却再也没有结果。

     从此之后,这一切始终会被欠下。

     像一道伤痕,划在我们的心口。

     那是我们始终深爱彼此的烙印。

                                 ——————END——————

   大家好啊!我是lukyblond!很高兴第一次写双花文,本来打算写个he的文章,但是最后也写成了be的,很抱歉。

这个故事,是我在英语课上想到的,灵感来自于当时老师给我们讲解的一句话:哪怕分离,只要深爱彼此,隔着一扇门,也能感受到彼此的存在,于是我就写下了这篇欠下。

我始终相信他们是深爱彼此才会背道相离,就像佐助和鸣人,柱间和斑,只能成为敌人,才能让对方振作起来。

所以be就作为了结尾。

希望大家喜欢ε==(づ′▽`)づ

by  lukyblond

p.s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排版_(:з」∠)_

Shot in the dark

I’ve been left out alone like a damn criminal
我就像该死的罪犯被这个世界抛弃I’ve been praying for help cause I can’t take it all
一直祈祷着希望的降临,因为我无法承受下去I’m not done,
但我还没放弃It’s not over.
一切都未尝为时已晚Now I’m fighting this war since the day of the fall
从这个世界堕落的那一天开始,我艰难的对抗着
And I’m desperately holding on to it all
我不顾一切的继续挣扎,从不放手But I’m lost
但我像只迷途的羔羊I’m so damn lost
迷失了Oh I wish it was over,
我希望这世界的苦难能消弭殆尽And I wish you were here
我真希望世界的美好在我身边守候着Still I’m hoping that somehow
直到现在,我一直希望着‘Cause your soul is on fire
因为你的灵魂在燃烧A shot in the dark,
就像黑夜中的一鸣枪声What did they aim for when they missed your heart?
当苦难没有使你丧命,那么你失去的是什么呢?

I breathe underwater
我窒息着It’s all in my hands
世界的美好仍然在我手中What can I do?
我能怎么办Don’t let it fall apart
我一定不会让它们变得四分五裂A shot in the dark
就像黑夜中的一记枪声In the blink of an eye
在眨眼之际I can see through your eyes
我能在你的眼睛中看到些许自己As I’m lying awake I’m still hearing the cries
在我清醒的时候我仍能听到哭泣声And it hurts
它们在我心上划着刀子Hurts me so bad
好疼And I’m wondering why I still fight in this life
我疑惑着为何我仍然在挣扎和对抗‘Cause I’ve lost all my faith in this damn bitter strife
因为在这场战争中,我已经丧失了所有的信念And it’s sad
这很悲哀It’s so damn sad
真的很悲哀Oh I wish it was over,
我希望这世界的苦难能消弭殆尽And I wish you were here
我真希望世界的美好在我身边守候着Still I’m hoping that somehow
直到现在,我一直希望着

‘Cause your soul is on fire
因为你的灵魂在燃烧A shot in the dark,
就像黑夜中的一鸣枪声What did they aim for when they missed your heart?
当苦难没有使你丧命,那么你失去的是什么呢?
I breathe underwater
我窒息着It’s all in my hands
世界的美好仍然在我手中What can I do?
我能怎么办Don’t let it fall apart
我一定不会让它们变得四分五裂A shot in the dark
就像黑夜中的一记枪声I feel you fading away
我觉得我内心的美好快要消散

【利艾】舞龙语(2)



  艾伦背对着门坐在地上发呆,与其说他是在发呆,实际上是在回想着什么。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呢?自己怎么可以喜欢自己的老师,明明那是自己最尊敬的人啊......或许真的是出了错吧.....一定是.....

  坐在地上的少年自欺欺人着,骗着自己,可谎言说多了,也骗不到自己啊。

   心知肚明,只能这么说。

   明明最初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可悲的孤儿,最后又沦为了乞丐,和自己唯一的两个亲人相依为命,虽然说那只不过是他的两个朋友:阿明和三笠。可是若没有了他们,艾伦自己都觉得似乎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了,本来他们三个最后都有可能死在大街上,没人知道,但是就在那一天,那个男人出现了,带走了他们,问他们是否愿意成为他的徒弟的时候,便改变了他们的命运。直到后来,艾伦才知道,原来利威尔是当时最有名的舞龙大师,他所掌握的舞龙技巧:独龙舞几近没人学会,而只有他自己一人能舞得出当时极其有名的,从古到今留芳百世的一首舞曲《霓裳双龙语》,而这首舞曲出名的原因,也是因为它的难度系数极大,历史上能舞出这首曲子的人极少,但他利威尔就能,只可惜他舞出的这首舞曲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搭档,所以便有许多自我感觉良好的舞者想要与他同台搭档,但又有谁能够像他这样舞得出这首舞曲呢?想想都觉得可笑,只不过是一群自我良好的猪猡而已。

     这就叫“蜉蚍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是啊,可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妄想着和自己的老师一起同台演出,并且要演的还是那场《霓裳双龙语》,同行的舞者们也在笑着他,说他这样的舞者根本就不配成为利威尔的学生,不配成为舞者,更不配与利威尔这样的大师同台演出,这根本就是痴心妄想啊!

  可尽管这样,少年依旧还是这样抱着一丝渺小的希望,拼命地努力地去训练,去学习,仅仅只是为了这个愿望,这个几近完不成的愿望,他不希望自己连这点微小的希望都保不住。

   到底是什么时候爱上了那个人的?又是什么时候想要更加接近他一点呢?

   十五岁的少年不断地问着自己问题,可又有些迷茫,他怎么给自己回答这个问题?又怎么给自己一个交代?他不明白该怎么办了。

   爱这种东西,就像是藤蔓,最初根本不引人注目,甚至说是看不见,可它却一点一点的深深地扎根在了你的心底,然后逐渐地缠满你的整颗心,拔不了,除不尽。

    也只能说是“剪不断理还乱”,更应该说是“举杯消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才能让这种感情消失?我真的喜欢他吗?

    乱,心很乱。

    少年抱住了自己的腿,将头埋了进去,久久不语。

    神啊,告诉我,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我该怎么办?

    我,真的喜欢他吗?

    谁又能来,告诉我,来帮帮我啊。

             ---tbc---

  p.s.啊啊啊,抱歉啊各位,由于某些不可抗拒因素,luku迟迟没有更文,真的很抱歉,但是表示我已经很努力了,后面有关于别的文的行程也已经满满的了,好吧还是加油吧!!!(呜呜,长了针眼好疼!!!脚也扭了!!)

                by --luky

      


【利艾】舞龙语

    这里是第一次写利艾文的Lukyblond,叫我Luky就好,闲的没事干来了灵感,随手码了一篇小说,里面有很浓郁的中国特色气息,希望大家喜欢,多多帮忙找错误,谢谢喽。

          第一章

     舞龙是一种十分美丽的舞蹈,它是一种艺术,一种民间艺术的融合,舞龙需要人舞合一,身随心动,从而可以舞出最美的动作 ,舞龙有很多种方式,而不同的方式则是由不同的材料而定的,比如,舞纱龙,纱龙是一种以丝纱为材料制成的,轻盈而柔软,而舞纱龙则需要以一种快速而敏捷的动作来支配,更需要用一种轻盈而优美的舞步来完成所有动作,舞纱龙并不是一种简单的演技,它是一种绝技,即使练过,也很少有人会,舞纱龙中其实也分着种类,它分为:独龙舞,双龙舞,三龙舞和千龙舞,最难的则是其中的独龙舞,独龙舞舞步诡异而唯美,很难掌握对丝纱的控制,一旦动作出错,丝纱极有可能粘在身上和头发上,也很难掌握它的长度问题,因为它极其容易浪费体力,所以一般技术好的也只是去选择双龙舞,而一般零基础学习的新生,经常选择从学习基本动作的千龙舞开始,因为只要臂力足够,就可以控制住它的动作,从而掌握技巧。

   

    美好的夜晚,飒飒的风吹起了地上的樱花瓣,已经是深夜了,可还是有人并没休息。

     “艾伦,你快去睡一会吧,你已经练习了很久了。”阿明看着艾伦还在练习那一首独龙舞,有点担心地劝他。

   “不,还不行,阿明,我还不能休息,否则我就真的赶不上他了。”艾伦一边踏着舞步,一边回答着,这是他的信仰。

   阿明看劝他根本没用,只好在一边站着干着急。

     “艾伦,去休息。”一边看了许久的男人走了过来,说:“你已经练了三个小时了,很晚了,去睡觉。”

    “不,老师,请让我再练一会吧,否则我就怎么也赶不上老师了。”我也好想,和老师一起同台演那曲《霓裳双龙语》啊。少年没有说出后半句,因为那是他藏了许久的心意,一种名为爱慕的心意。

     “想赶上我有的是时间,蠢小鬼,我可没教你这么拼死地去练习。”利威尔走到艾伦的面前,阻止了艾伦继续练习的动作,伸手抚摸了他的头,“快去睡觉。”

    “是。”艾伦有些兴奋,被自己喜欢的人那么温柔的抚摸了头,真的很高兴,说完之后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利威尔看着艾伦一阵小跑的动作掀起了地上的一些樱花花瓣,眯了眯眼。

     阿明也不再站在原地,正准备回房间时,利威尔叫住了他:“等等。”

    阿明转过了身,问:“老师有什么吩咐吗?”利威尔想了想,说:“那小鬼如果一直练习不肯休息,就告诉他说是我让他休息的,他会听的。”然后就走了。

    阿明站在原地上呆了一小会儿,最后也只是摇了摇头,回到了自己的的房间开始休息。

     夜终于寂静,温凉的风掀起了地上所有的樱花花瓣,如同下着樱花雨一般,唯美而凄凉,给这个夜晚添上了一份情感。

(阿啦啦,这次Luky打的有点少,下次有福利哦~就酱~~)